一个保安队长的\

第1部分 案例20个月49笔“无本生意”,保安队长“净赚”近200万第2部分 说法今日说案:保安队长牵起渣土“利益链”,疯狂敛财近200万

宓云迪是慈溪市保安服务公司派遣在现代农业开发区管委会的保安。由于他所负责的非法倾倒管控、道路车辆检查是“公务”,因此作为管委会编外人员的宓云迪,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十五条规定的“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是监察对象。

据慈溪市纪委监委纪检干部分析,由于在职务晋升方面受限,部分临聘人员对于短期利益的追逐较为强烈,属于单位廉洁防线的薄弱环节。防线一旦失守,就会产生腐败。宓云迪从2012年开始到现代农业开发区工作,凭着工作热情、办事能力得到认可,从普通队员升为副班长、班长直至中队长,很快到了职务“天花板”。2017年11月,他嗅到了渣土倾倒的“商机”,大胆做起了所谓的“生意”。一月工资三四千,帮忙找个场地“好处费”就是十几万。宓云迪一边打点线上领导,一边给提供场地的“下家”分红,“生意”慢慢做开了,腐败也不知不觉开始了。宓云迪在忏悔时说“自己对钱红了眼”,最终“害人害己”。

宓云迪所谓的“红火生意”,不过是疯狂的受贿。他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用于挥霍消费、打点疏通,为他人在渣土清运、倾倒方面谋取利益,已涉嫌受贿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明确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反腐不分“编内”“编外”。临聘人员岗位的廉洁风险不容小觑。尤其执法一线人员,能直接支配资源,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较为便利。各单位必须紧盯权力运行各个环节,压减权力设租寻租空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