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黑产团伙靠游戏外挂软件非法获利,被警方抓获!涉案两千万

9月1日,由腾讯守护者计划举办的“游戏外挂黑产供给链”沙龙在线上召开。江苏省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网安大队四级主管郭小卫在沙龙上分享了一例已侦破的“游戏外挂”案,黑产团伙利用外挂软件在两年内获利超两千万元。

据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团队统计估算,目前我国游戏外挂黑产实际销售规模已超过每年20亿元。郭小卫强调,制售游戏外挂软件者涉嫌触犯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罪或侵犯著作权罪等。

两年靠游戏外挂软件非法获利超两千万元

今年6月,江苏省泰州、姜堰两级公安赴14省份18市成功打掉一特大制售英雄联盟(LOL)外挂软件团伙,摧毁了一个集外挂作者、卡盟平台、销售代理商等多个环节的网络黑色产业链,抓获21名犯罪嫌疑人。

经查,犯罪嫌疑人开发了三款针对英雄联盟的外挂软件,其中“咸鸭蛋”“撸博士”软件具备自动走砍、自动补刀、自动躲避等游戏本身不具备的功能;“云顶棋博士”软件应用于英雄联盟“云顶之弈”模式,具备记牌器、自动拿牌、敌方分析等游戏本身不具备的功能。

从2018年年底至案发前,该团伙外挂软件销售额已超过两千万元。

在“高收益”的驱动下,从事网络游戏外挂黑产的团队相应增多,市面上流通的外挂软件种类也不断增加。据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团队统计估算,目前我国游戏外挂黑产实际销售规模已超过每年20亿元。

售卖外挂软件已形成一套成熟的分销体系

游戏外挂黑产之所以泛滥,除了“高收益”的刺激,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专家杜勇分析,外挂软件开发的工业化不断拉低“入行”门槛、成熟的外挂软件分销体系使销售更加便捷、缺乏规制的广告等助推了外挂软件的消费。

出于炫技或受利益驱动等因素,一些技术达人将外挂软件的核心功能工具化,使技术相对薄弱的人能够轻松进行外挂程序编写。“本来完全掌握外挂软件的开发技术至少需要三到六年的学习时间,如今随着核心功能工具化,普通外挂作者跳过学习基础知识的过程,只要三到六个月就可以速成。”杜勇称。

此外,外挂软件的售卖已形成一套成熟的分销体系。制作者对外挂软件设置“卡密”,提供给“发卡平台”,获得抽成收入。“发卡平台”将加密后的外挂软件上传至网盘,并在各种论坛、社交软件引流,吸引买家下载。而买家使用前需回到“发卡平台”购买“卡密”,并通过相应“验证平台”的鉴权步骤。


外挂软件分销流程示意图。

制售游戏外挂软件涉嫌侵犯计算机罪

今年6月,国家版权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四部门联合启动“剑网2020”专项行动,明确要严厉打击网络游戏私服、外挂等侵权盗版行为。

郭小卫强调,制售游戏外挂软件是明显的犯罪行为,根据不同的侵害行为和侵害结果,违法分子可能触犯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罪或侵犯著作权罪等。对外挂软件制售提供技术支持、广告运营、支付结算、网站搭建等业务的涉嫌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总结办案经验,郭小卫表示,公安机关在侦办游戏外挂类案件过程中还面临一些困境和难点。比如司法实践存在争议性,检察院和法院对新型网络犯罪案件缺乏办理经验。当法院对黑客类案件判刑较轻时,不足以震慑犯罪嫌疑人,“这也是黑客类案件数量上升的原因。”

在证据方面,游戏外挂软件分析是一项专业性非常高的工作,而部分办案单位和司法鉴定机构达不到相应的技术能力,再加上网络游戏迭代速度快,外挂软件也随着更新,使得不同执法部门在对外挂软件的认定意见上出现较大差异。

此外,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高级研究员文珷表示,目前法律法规对制售外挂者有明确的处罚措施,但对于使用者并没有,即玩家使用外挂软件本身并不违反法律法规。

不过,规制玩家使用外挂软件存在一条路径。文珷介绍,平台为了保护独立知识产权和游戏正常运行会和玩家签订用户协议,通过合同关系要求玩家不能使用外挂软件等作弊手段。如果玩家使用外挂软件给游戏服务商造成一定损失,游戏服务商可利用民事手段向法院起诉,要求玩家承担相应责任。

文/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 尤一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