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玩、语聊、配音——网赚平台里的那些事

作者 | 思想漪编辑 | 赵思强在这里,一切明码标价,你花费大约5元,可以请人代发一条朋友圈的广告,也可以找人充当1个小时的虚拟女朋友,或者请人写一首后现代主义诗歌。当然,你也可以花49元学吉他,甚至花费10000元让人帮你设计网页(App)界面。球球的价格如下:“王者吃鸡5元/局 ,15元/h;英雄联盟12元/局,20元/h”。虚拟女朋友则是“5.20元/h,10元/2h,30元包天,包月商议”。腾讯安全最新发布的《网赚APP产业链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网赚App及平台数量不低于500个,影响用户高达2.5亿。猎豹用户研究中心一份关于“00后对网赚类产品的认知和使用情况”调查显示,网赚App用户中,24%是00后,高于全部网民中00后占比。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周末、晚间和寒暑假,是球球接单的高峰时段,那也正是Z时代人群空闲时间的高峰。球球觉得这并不复杂,也没有很深的动机,“就是通过互联网玩着赚钱,老有人觉得00后只会消费,其实我们精着呢!”根据58同城旗下乡镇信息服务平台——58同镇发布的《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有35.11%的零工通过互联网渠道赚钱。在“流量至上”的互联网世界,像文西这样的“下沉用户”变成了廉价的流量来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就像是一个大型的线上跳蚤市场,走入市场的人总想着拿自己身上的东西换点什么,可能是时间、可能是技能。

他们不在淘宝或京东上开网店,不去抖音或者快手拍短视频吸引粉丝打广告,也不去直播平台叫嚷“跑车、飞机、火箭走一波”,只是默默点击、转发、注册,圈着5元甚至更少物质奖励的草地。

你可能觉得他们占小便宜、打发闲散时间。但对球球、文西同样做着网赚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互联网带给他们的最大福利了。

(文中球球、文西为化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