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联想在新经济业务开展中屡屡受挫,原因何在?

从柳传志辞任联想集团CEO一职20年来,联想坐稳了全球PC销量第一的宝座。但联想在新经济业务开展中屡屡受挫,原因何在?

从组织生命力模型体系看,联想集团庞大的营业收入,并未带来与之相应的组织生命力。

而近期也有很多关于联想集团的争议,如公司从科创板“闪电”撤回、高管年薪过高、缺乏科技创新等问题。

一方面,联想集团在个人电脑领域依然处于绝对优势地位,而另一方面,联想集团似乎已从一流科技巨头中掉队。联想集团市值不仅远低于微软、苹果、亚马逊等科技公司,即使与业务类似的惠普公司相比,市值也仅有其三分之一。

造成今天联想集团困局的原因是什么?本文将从组织生命力模型,战略、组织、人才三大维度展开分析。

01 本土市场薄弱的全球化公司

2019年,联想集团依靠PC产品端发力,凭借着高性价比的产品和对应不同消费者群体的丰富产品系列,再次坐稳了全球PC产业销量第一的位置。但是将自身定位全球化公司的联想,市值仅是惠普的三分之一,虽然营收高于惠普,但惠普的利润率在5%以上,联想却仅1.99%。惠普除了电脑业务,31%营收来自打印,营业利润在8%左右;即便戴尔电脑利润率仅3.45%,但电脑销售收入仅占50%左右,其VMware业务净利润高达30%,并且在逐步摆脱电脑供应商的定位。而联想集团80%收入来自电脑和平板业务,技术含量较低,整体利润率难以大幅提升。当昔日对手开始弱化电脑,加大其他业务投入的时候,联想电脑全球第一的宝座到底还有多少含金量?

从地区看联想电脑收入划分,中国地区销售额占比24%,不及其在美洲区的销量。虽然全球化公司需要有国际化的市场观,但是本土市场依然是公司不可忽视的根据地。在实践中我们也观察到,强大的国际化公司在本土市场基本都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如苹果公司其收入的约40%来自美国本土市场。2021年3季度,苹果手机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达到42%,领先第二名三星手机7个百分点。

雅虎搜索引擎则是一个痛失本土市场的反面典型。曾经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雅虎,忽视搜索引擎技术的发展,专注于门户网站的建设,雅虎在日本通过电信接入业务获得了日本市场第一的占有率。但是随着搜索引擎技术的快速发展,谷歌快速崛起在美国树立市场的主导地位,随后确立其在全球市场的领先地位。而雅虎最终以50亿美元的价格,被私募股权公司 Apollo Global Management收购,彻底淡出了市场。

作为一家立足本土的公司,联想集团在国内市场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有雅虎等公司的前车之鉴,联想或许需要更加注重培养在本土市场竞争力。否则失去本土市场,则可能令公司成为“无本之木”,难以持续的成长。

02 联想的A面:PC领域的绝对霸主

2021年以来,联想发布的各项最新营收数据非常亮眼。11月新发布的2021/22财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9月底的上半财年,联想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257亿元,同比增长25%;净利润达63亿元,同比猛增87%,净利润创下同期历史新高,且三大业务集团——个人电脑业务、智能设备业务、数据中心业务均成功实现了创纪录的收入。联想的盈利能力也略有提高,上半财年毛利率提升至16.8%,同比增加1.4%;净利润率也提高至创纪录的2.8%。从2008年至2020年,联想的营收数据整体上波动上行,2020年的增长尤为突出,但利润率非常低,在净利润率最高的2020年也仅为2.16%(在2021年最新财年中报上这一指标上升到了3%)。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联想2008-2020年历年营收和盈利数据(单位:亿元)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2008~2021历年年报

联想的核心产品笔记本电脑在全球市场份额上已连续四个季度占据全球第一。根据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统计,2021年三季度,联想笔记本电脑出货量达到1530万台,同比增长5%,全球市场份额占23%,小幅领先于排名二三位的惠普(21%)和戴尔(18%)。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2021年Q3全球笔记本电脑出货量

资料来源:Strategy Analytics

而在整个PC市场(包括台式机、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联想也保持着市场份额全球第一的位置。根据Canalys的统计,2021年三季度,联想出货量达到2440万台,较去年同期增长4.1%,市场份额占到全球20%,小幅领先于紧随其后的苹果(18.9%),惠普和戴尔则位列三四位。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2021 Q3全球PC出货量

数据来源:Canalys PC Analysis

03 联想的B面:“贸工技”,让联想没有第二曲线

PC市场的霸主地位,并未让联想摆脱老迈企业的形象。联想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不佳和最近的大众舆论风波,反映出来的是联想赖以成功的“贸工技”模式在如今面临的发展瓶颈,和向科技类企业艰难转型中面临的窘境。联想系有两家上市主体,均在港股上市,一个是联想控股(03396),另一个是联想集团(00992)。联想控股为联想集团的母公司,是一家多元化投资控股公司。

我们熟知的作为电脑厂商的联想集团,是联想控股中的IT板块。联想集团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上市,但相较于联想多年来家喻户晓的知名度,联想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佳,截至2021年11月25日,联想的市值仅为951亿港元(约122亿美元),自08年至今股价仅实现了85%的上涨,与其在PC业界的主要竞争对手惠普(408亿美元市值)和戴尔(438亿美元市值)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都相差甚远。此外在今年10月初,联想撤回了1个工作日之前递交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以上都反映出了20多年来依靠“贸工技”模式的联想还并不被视为高科技属性的企业,成长性不被投资者认可,自然享受不到科技股和成长股的高估值。

联想多年来的主营产品和业务模式让其一直被视为一家全球性的品牌电脑组装厂和提供相关售前售后服务的IT设备销售商,这种“贸工技”模式导致了联想的利润率非常低,因为核心技术和产品来自于上游厂商,如英特尔、AMD、英伟达、三星、台积电等。这种模式也帮助联想取得了全球化的成功,联想一直被视为中国企业全球化战略成功的典范,尤其是在收购ThinkPad品牌取得成功之后,联想的产品能够畅销全球各地域,品牌在全球范围都有高知名度,同时能够避免其他一些中国科技企业遭到的国际争端引起的经营风险(如受到美国、欧盟的制裁)。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联想集团全球各地区销售额占比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2021/22财年中期报告

但PC市场经过多年发展,如今市场增速仅有个位数,市场已非常“内卷”。相对于苹果、华为这些依靠自主研发的多元化消费电子产品巨无霸,联想这样专注于PC的品牌厂商,在品类多元化、创新技术研发上都落后,且转型不易,处境非常尴尬。若按照“波特五力模型”对传统PC厂商进行简单的分析,现有PC替代品的威胁是比较弱的,但PC市场的体量本身已趋于饱和,很难有爆发性增长。而其他四方面: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当下芯片荒和供应链紧张)、购买者的议价能力、同业者的竞争程度(不同品牌产品较为同质化,用户品牌忠诚度低,没有品牌切换的成本)和新进入者的威胁(像华为、小米都已进入PC市场分得一杯羹,但市场份额都还不如老牌厂商)对于PC厂商都比较不利。所以联想在这样的市场竞争下依靠的是规模经济下的高性价比,看起来更像是在赚辛苦钱,在财务数据和资本市场反响上显得较为“吃力不讨好”。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波特五力模型

联想在PC市场的霸主地位,导致公司过于依赖PC市场创造的营收。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CEO近20年来,公司迟迟难以找到增长的第二曲线。

而与之对比,亚马逊早在2006年就推出了云计算服务(AWS),帮助亚马逊早早摆脱了电子商务价格战的泥潭。2010年开始AWS收入增长迅速,目前已为公司贡献超过一半的营业利润,占据全球约50%的云计算服务市场份额。

04 不足3%的研发投入,如何赢得未来?

从最近一期财报反映的资本结构与偿债能力指标上看,联想的资本负债率高达90.28%,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仅分别为0.8和0.66,偿债压力很高。联想超过八成的负债为流动负债,其中很大一部分为对供应商的应付款(可近似理解为电脑售出后再给上游厂商付款)。这种情况取决于PC厂商本身的运营模式,惠普的资本负债率高达104.27%,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0.76和0.49,戴尔的资本负债率为89.54%,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0.82和0.74,偿债能力指标上看也都比较不健康。

虽然联想的现金储备远高于短期借款,但低利润率、高流动负债的特性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联想对研发的投入,加上联想本身商业模式对新技术研发的需求不高,所以呈现出联想这么多年来的研发费用占比都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联想近三年研发投入占比为:2.39%、2.63%、2.29%。而国内200多家科创板公司中,平均研发投入比例为11.97%,少数甚至达到30%。较低的研发投入,似乎与公司低利润的业务模式形成了恶性循环。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2008年至今联想研发费用占比最高仅为3.3%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财报

如何打破这一循环,需要联想集团进行更多的探索。

联想集团在业务扩张和转型上也付出了不少的努力,比如对手机业务的投资——收购摩托罗拉,但最终结果谈不上成功。2019年,联想提出了3S战略:朝智能物联网、智能基础架构、行业智能三大方向转型变革。而从联想目前的业务结构上看,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之外的业务——数据中心业务和方案服务业务集团占比还不到15%,反映出联想在追求新的增长点上的困难。

05高管是否尽到“受托责任”?

高管薪酬原是企业治理中的个体行为,是否合理并无严格的标准。至于最近联想集团高管薪酬是否过高,需要进一步分析。

网传柳传志退休后仍领取1亿元薪酬,这点联想集团已经做出回应。通过查看年报,我们注意到柳传志2019年12月辞任,根据2019年年报显示,柳传志薪酬共计7603.5万元,包含固定薪酬、分红、中长期激励、退休金以及其他福利。柳传志于2019年12月退休,以上薪酬为2019年度任职期间所得。所以网传并不属实。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柳传志2019年年薪

资料来源:联想公司年报

根据数据显示,联想集团现任董事长杨元庆近三年收入为2616.6万美元,2466.3万美元以及1875.2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收入确实在1亿元以上。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杨元庆2021年年薪

资料来源:联想公司年报

这个收入是否过高?

根据A股上市公司2020年财报显示,1044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年薪过百万,其中13位董事长年薪超过千万。排在第一的是方大特钢原董事长谢飞鸣4122万元。

如果细看薪酬结构,会发现股票等长期激励占比最高,扣掉该部分,杨元庆现金薪酬为771.8万美元,约5000万元人民币。如此相比,杨元庆收入确实很高,被称为高管薪酬天花板也不为过。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联想集团2020年高管薪酬比例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2020年年报

再看高管团队薪酬,A股上市公司高管平均薪酬198.78万元,1000万人民币以上的仅59人,其中2000万以上的有9位。而联想集团科创板招股书显示,过去三个财年,其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共27人总薪酬高达5.65亿、9.1亿、9.3亿。人均达2000万以上。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联想集团高管收入情况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科创板招股说明书

其中高级管理层年薪超过341万美元(约合2200万元人民币)的共12人。有四位最高薪人员已超832万美元。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联想集团高管收入情况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2020年年报

对于一众国内上市公司,联想集团高管薪酬高的有些“令人咂舌”。

如果联想集团在杨元庆及高管团队尽到股东的受托责任,带领公司市值、营收大幅提升,为股东及员工带来更大利益,这样的薪酬似乎也合情合理。

事实上,联想集团最近三年的确实现营收和利润的双增长。

但如果从杨元庆执掌联想集团20年的成绩单看,联想高管团队难言成功。公司曾两次陷入困境,2008年税前利润首次出现1.88亿美元亏损;2015年再次亏损高达2.77亿美元。已退居幕后的柳传志两次复出,全力拯救联想,使其平安脱险并实现增长。离开了柳传志的联想集团两度陷入危难,不得不让人质疑杨元庆等高管的守业能力。

此外,从联想集团高管输出的表现看,创造过辉煌的老一辈的“联想人”,似乎并不能很好的融入新经济。

2000~2002年期间,徐雷在联想集团任职,负责品牌建设和产品网络推广工作,2007年加入京东,负责京东商城市场营销工作。2015年7月初,在宝洁待了23年之久的大中华区美尚事业部副总裁熊青云加盟京东集团,全面负责京东商城的市场部工作,原负责人徐雷则改为负责移动业务为其让路。

蓝烨在1993~2008年期间任职联想集团副总裁,负责中国区销售业务。2012年加入京东,出任CMO,负责采购,销售和市场工作。2015年8月,其负责的采销体系被分配到各事业部,随后,又被任命为首席公共事务官,负责公共事务部,物流地产等非核心业务。事实上,蓝烨在京东的权力在逐渐变小。

冯幸在联想集团任副总裁,负责手机业务,后跳乐视任移动总裁,负责手机业务,但其加盟不久后,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部发出内部信,宣布冯幸不再担任乐视移动总裁。

徐正在2001~2014年底,任联想集团事业部总经理,后离职创立每日优鲜,并一直担任公司CEO。

从联想离开的高管发展来看,也许只有年轻的徐正算凭借能力做出了成绩,而其他几位在新的赛道并未发挥出令人期望的价值。

06 组织陈旧,难以适应新商业环境

相比不足3%的研发投入,联想集团的行政费用却高达29.84亿美元,占比高达4.9%,从年报中也可以看到,联想集团管理人员占比23.53%,研发人员仅19.48%。这样的人员结构使组织显得过于臃肿。

空心老树:从组织生命力看联想之困

图:联想集团员工情况

资料来源:联想集团科创板招股说明书

IBM作为计算机行业巨头,在郭士纳上任之前,累计亏损额已高达183亿美元,股价跌至6美元。当人们认为这头大象即将走入灭亡时,郭士纳力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通过裁员,捆绑公司发展和管理层利益,重塑文化等举措让这头大象重新站了起来。

今天的联想集团所面临的状况也许没有当年IBM严重,但联想集团如此庞大的行政管理人员规模已经严重拖累了组织的灵活性和敏捷性。而且在市场竞争激烈,年轻用户偏好多样化的当下,联想集团管理层人员年龄平均高达54.2岁,这与我们研究中制造业高管的平均年龄相当。公司总营收中除电脑外其他业务仅占20%的现状,这样的团队是否过于保守,缺乏变革和进取的勇气和魄力?

相比之下,小米高管的平均年龄更为年轻,仅为47.9岁。小米生态中的产品也更加符合年轻人喜好。成立仅十年,小米市值已突破5000亿,营收也达到2000亿。业务从手机到智能家居系列,到如今的小米汽车。而联想集团依然守着电脑,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不思进取。联想集团如果想进步突破,改革则势在必行。

出生于1964年的杨元庆到今年将迎来57岁生日,若迟迟不能带领联想集团高管团队完成新老交替,大力培养新一代年轻领导集体,联想的组织生命力可能如同一棵空心的巨树,虽然看似枝繁叶茂,但已失去发展的根本生命力。

******

联想曾经是民族企业的标志,市场噪音不应影响到联想现有的优势和根本竞争力,敏锐感知和响应消费者的需求、开发高性价比产品并迅速推向市场、提供更好的服务、做好品控依然是联想的优势。在国内市场,联想应更好地立足于本土,培养良好的本土口碑。

从这次的舆论风波上看出,联想这家企业虽然已走过了多年的全球化发展历程,其商业模式本身还被不关注数码行业的大众广泛误解,反映出联想在打造本土口碑和品牌宣传能力上的薄弱。

最后,面向未来的发展,联想无疑需要提升科技含量,大力加强创新和研发能力,要培养新的核心竞争力,联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希望联想能够优化企业组织,使其更适应新经济的发展,高管团队能够进行革新,大胆启用新生代人才,为组织发展注入活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中欧商业评论”(ID:ceibs-cbr),作者:何涧石、郝庆谦、 齐卿,责编:齐 卿,36氪经授权发布。

声明:本网页内容旨在传播知识,若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 E-MAIL:admin@chenmo.com.c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