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女人,你终于肯点开这篇文了吗?

如何在房价飞涨的当下轻松拥有一套三室一厅的大豪斯?

如果你看过“炸锅文学”,用自己脚趾抠就可以。

那么问题来了,“炸锅文学”是啥?

01“炸锅文学”套路分析

“炸锅文学”——

并不是当下流行的空气炸锅的炸锅。

而是以“×××都炸了”为结局的、小学生臆想出来的玛丽苏校园爱情故事。

本质还是玛丽苏故事,但是,有限定的发生情境,先看个例子↓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奇文共赏

微博博主@迷惑行为大赏 热衷于将各种“尴尬的幻想”配以绚烂夺目的背景图、色彩斑斓的荧光字,用长图的形式整理分享出来,是各类“炸锅文学”故事的集大成者。

我们从其中选取了比较典型的一部分进行分析,窥得一些“炸锅文学”的法门,用以区分它和玛丽苏文学的不同↓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12篇“炸锅文学”中的人物关系↑

由于幻想主体(小学生)经历的局限性,“炸锅文学”的发生地点离不开学校这一亩三分地儿,比如教室、操场、校门口,即使地点与学校无关,其他因素也可补充,比如人物。

故事构成的主要人物中,“我”作为幻想主体,必然是女主的不二人选,不管作业有没有写完,期末考试排第几,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以此方便构筑故事的人代入,同时也更容易让看的人代入。

而男主的身份,基本逃不开校草、校霸、班长这类校园风云人物,即使是普通的同桌、竹马,也必然有富二代、少爷等其他不普通的身份加持。

毕竟是玛丽苏爱情故事,男女主角的人物关系自然以情侣关系为主,并一定要配上男主对女主宠溺而又霸气的称呼,诸如“唠紫的女人”(没错就是要用谐音)、“宝贝”、“老婆”、“媳妇”等。也有的创作者喜欢男主“小奶狗”的设定,不管是什么邪魅狂狷的身份,在女主面前也要自称“宝宝”,说话要“奶声奶气”(此处需用表情包奶瓶代替)。

如果没有霸气护妻的男主,就会有一个霸气护妹的哥哥,或爸爸,或其他。总之,这个人一定可以在校园里呼风唤雨,还对女主忠贞不渝。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兄妹关系的男女主

男主女是炸锅中心,但想推动故事发展,配角必不可少。

配角分两类,一类是助攻,如女主的闺蜜、男主的兄弟、男主当老师的爸妈,言必称“大哥”、“嫂子”、“儿媳妇”,侧面彰显男女主的地位和身份;

另一类是反派,像嫉妒女主的校花、调戏女主的混混、争夺女主的情敌,主要作用就是制造冲突,给男主的炸锅出场铺路。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12篇“炸锅文学”中的故事情节↑

地点、人物都齐活儿,接下来就该展开故事情节了。

首先得有引发冲突的剧情。大部分情况下是女主被其他人欺负,譬如“校花抢了我的公仔”、“校霸不让我午睡”、“被富二代逼着喝红酒”,平平无奇的(不能称之为)“校园霸凌”剧情,才能体现男主的挺身而出是多么在(小)乎(题)女(大)主(做)。

欺负女主的“其他人”可以是配角,也可以是男主本人,如果是后者的话,走的就是另一套“面上针锋相对内心互相爱慕”的欢喜冤家剧本了。

遇到冲突时不同角色的反应也是有一定套路的。男主往往是对外重拳出击对内霸道宠溺:对反派配角常用技能“揪住衣领”、“抓住手”、“狠狠甩开”,说的话要霸气“滚开”、“给我赶出去”,语气得是“阴冷”“凉薄”,表情得是“恶狠狠地瞪着”;对女主则是“一把搂住”、“按在墙上”,再配以“一脸宠溺”的表情;最后一定一定要对围观路人宣誓主权,一边大声喊出“她是我的女人”,一边当众接吻(用拼音“Q上去”代替更加正宗)。

前文说过,配角有不同种类,助攻的配角面对冲突时,必然会千方百计让男女主终成眷属,比如推一下男主让两人亲在一起,满眼欣慰地看着自己儿子与女主在一起并称女主“儿媳妇”。作为男主情敌的反派要“醋气冲天”,作为欺负女主的反派则逃不过“狼狈离开”的结局,如果是“气得满脸通红地离开”则更有内味儿。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终极炸锅文学:所有人都爱我↑

但不管剧情多坎坷曲折,所有角色都会为男主“全天下我独爱你一人”的高调让步,于是所有故事都是以全校过于震惊而“炸锅”为结局。“炸锅文学”也由此得名。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02“炸锅文学”为什么会让你脚趾抠地?

其实,“炸锅文学”并不一定结尾都是“×××都炸了”,凡是小学生幻想的校园玛丽苏故事都能算作“炸锅文学”。

光看这些文字就让人头皮发麻满脸拒绝了,但有人还将“炸锅文学”演了出来。B站UP主@sky盖盖_ 的《全班看完都炸了!翻拍小学生尴尬文学后我…》,让人设身处地体会“炸锅文学”的尴尬精髓,脚趾抠出来的由三室一厅升级为独栋别墅(指路→BV1iQ4y1v7Xb)。

网剧《我的巴比伦恋人》中,女主陈美如12岁写的玛丽苏小说成真,不爱拥有绝色容颜的女二九天龙女,独爱陈美如一人的男主慕容杰伦来到现实找她,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明明是年少时的美好幻想,但男主在现实中说着“我这辈子只爱陈美如一个”的时候,真的尬穿地心。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我的巴比伦恋人》剧情↑

明明文字不是我们写的,剧也不是我们演的,为何我们也会感到如此尴尬呢?

这是因为,“炸锅文学”在现实中基本是不可能发生的,这种臆想出来的情节严重脱离实际,没有逻辑:同学不会无缘无故抢你东西,突然的强吻和壁咚会被认为是性骚扰,当众喊出“她是我的女人”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甚至作为男主的校草校霸都不会爱上你。由于情节过于离谱,“我都替你尴尬”,这种情感体验我们称之为替代性尴尬(vicarious embarrassment)。

而像《我的巴比伦恋人》这样,我们看到了陈美如真实体验了玛丽苏小说化为现实,大脑会自动模拟她所在情景的内心情绪体验,为之共情,这种体验我们叫做共情尴尬(empathetic embarrassment)。他人体验到了尴尬,并将这种尴尬的情感传染给了我们,使我们也感同身受地为了对方尴尬。

共情尴尬可能是对当下的情绪反应,但替代尴尬可以是预测性的(anticipatory):我们认为,当对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他一定会尴尬。

不知道创作“炸锅文学”的小学生们长大后怀念起这段黑历史,会不会像陈美如一样尴尬得脚趾抠地?

03玛丽苏与反玛丽苏

“炸锅文学”是限定情境下的玛丽苏文学。“炸锅文学”也好,玛丽苏文学也罢,既然让人这么尴尬,为啥还有人在看呢?

“玛丽苏”是英文名 Mary Sue 的音译,出自同人文学(同人文学:同好者在原作或原型的基础上进行的再创作活动及其产物)。1974 年作家保拉·史密斯(Paula Smith)在同人杂志《The Menagerie》上发表了《星际迷航》的同人小说《A Trekkie’s Tale》(《一个迷航小姐的童话》)。作者虚构出一个原作中本不存在的“玛丽苏”作为小说的主人公,她年仅15岁,是一个年轻美丽的星舰长官,受到众多男主的喜爱和追求;她是集团的核心人物,凭借着自身无所不能的才华拯救了全人类。“玛丽苏”此后也成为既拥有盛世美颜又多才多艺全能型完美女性的代名词。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最早的玛丽苏原型,是一个并没有徘徊于各男主、沉溺于情爱,而是甘愿为拯救全人类献身的完美少女。女性开始书写女性欲望、反抗生存困境、传递生命经验,她们不必像灰姑娘一样,一定要等待王子来拯救,而是有自己的追求——原本玛丽苏文学的兴起,是象征着女性意识的觉醒。

90年代玛丽苏传入中国,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发生着变化。玛丽苏的概念不仅限于同人文,更是扩大到原创文中;而且由于网络文学、漫画不断被搬上银幕,玛丽苏也入侵了影视界,上到《流星花园》《王子变青蛙》这样的偶像剧,下到《步步惊心》《后宫·甄嬛传》类似的古装剧,都有一个玛丽苏式女主。

在这个本土化的过程中,玛丽苏开始东施效颦,流于形式,甚至演变为工业糖精——情节套路化,如摔倒必接吻、上床必怀孕,比小学生的“炸锅文学”还令人尴尬。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艾洛·妮可可·樱花如梦·殇离魂 看后点了个赞↑

历经以上种种,本土玛丽苏在今年也迎来了反玛丽苏之作。《我的巴比伦恋人》中穿越到现实中的玛丽苏人物,让陈美如对自己12岁时的玛丽苏幻想感到无比尴尬,但经过了一番相处,结局是,陈美如与过去的自己、玛丽苏角色全部和解:

她教狂拽吊炸天的玛丽苏守护者男主如何适应现代社会,其实就是让目前市面上泛滥的玛丽苏情节合理化;

向集优点于一身的女二坦承“其实我真正想成为的人是你”、“只是为了显得我高贵,所以把你变成了情敌”,也是点出了玛丽苏女主自欺欺人之核心:虽然我普通平凡,但是优秀的人都给我做配;

化解了因为年少时被罚当众朗读玛丽苏小说而变得极度自闭的心理阴影,其实是接受了谁都有过一段中二的过去:合理的欲望表达没有错,年少时的幻想不必感到羞耻。

它既是反玛丽苏的,又是包容玛丽苏的。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在另一部网络短剧《心跳恋爱》中,玛丽苏漫画的男女主双双穿越到现实找作者催更。在你嫌弃玛丽苏漫画智障无脑的同时,漫画里的女主白苏姬,却嫌弃现实中的男主安宇风房子只有一层(因为白苏姬住城堡);

现实中的女二苏特娇觉得,英雄救美四目相对的桥段太幼稚,结果下一秒被人撞倒,漫画男主纪铭搂住了她,立马来了一个英雄救美四目相对——玛丽苏真香啊。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而这也刚好证明了,为什么我们一边反感玛丽苏,又一边对它上头。毕竟如果现实中真的出现了某个玛丽苏剧情,并非惊天动地的霸总出场,仅仅是一次和帅哥的对视都能让你春心荡漾;哪怕不是家财万贯,北京有一套房也能成为你优择对方的前提。看吧,玛丽苏源于生活,源于我们内心的渴望。

再回到“炸锅文学”,“虽然我普通,但全世界的帅哥都宠爱我,而全世界的美丽女人都是坏蛋”——这种小时候的幻想,却也真真实实体现了人类孩提时期就有的原始愿望——躺平。

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逐渐接受了自己的普通、逐渐看清这个社会对于普通人的毒打之后,便不再寄托于玛丽苏(炸锅文学)去翻身。玛丽苏剧也只是作为填补我们平凡生活空缺的调剂品而存在。

“炸锅文学”作为玛丽苏文学的一种,从被小学生推崇,到被成年人诟病,表面上是又一次玩梗狂欢,其实,只是成年人的一次蜕变罢了。

参考资料

[1]宇直.尴尬的诞生.简单心理.2017-12-05

[2]徐讯.从“玛丽苏”到“反玛丽苏”[J].长江文艺,2018,(07):133-136

[3]高晓.后现代女性主义视角下的“玛丽苏”文化现象探析[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18-03-10

一个彩蛋

绿茶女配:姐姐~

玛丽苏女主:我可以做你的爸爸吗?

绿茶女配:说笑了。

炸锅文学:一天不看难受,看了难受一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G冲浪词条”(ID:chonglangcitiao),作者:四月,编辑:四月猪哥,36氪经授权发布。

声明:本网页内容旨在传播知识,若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 E-MAIL:admin@chenmo.com.c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